? 廊坊市律师协会 廊坊律协 cc国际网投老板_cc国际彩球会员中心_cc国际举报

廊坊市律师协会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A+ | Reset | A-

典型案例

商标侵权诉讼案例——李景玉

一、案例基本信息采集

案例类型:律师诉讼案例 ? ? ? ? ? ? ? ? ? ? ? ? ?

业务类型:商标侵权诉讼 ? ? ? ? ? ? ? ? ? ? ? ? ?

法院判决时间:2016年9月27日 ? ? ? ? ? ? ? ? ?

法院名称: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 ? ? ? ? ? ? ? ? ?

代理律师姓名:徐宝旺、刘冬亮 ? ? ? ? ? ? ? ? ? ?

律师事务所名称:河北李景玉律师事务所 ? ? ? ? ? ?

供稿(实名,单位+姓名):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公司法专业委员会

审稿(实名,逐级): ? ? ? ? ? ? ? ? ? ? ? ? ? ?

检索主题词:网络 ? 商标侵权 ? ?侵权人 ? ?赔偿数额

二、案例正文采集

沧州某公司侵犯商标权纠纷案

【案情简介】

河北某公司甲系A商标的所有权人,A商标为甲于2010年通过注册方式取得,商品范围包括:钓具等,经过多年的发展A商在业内享有极高的知名度,2015年12月06日,甲与乙签订商标独占使用许可合同,将A商标的使用权授予乙,同时商标独占使用许可合同标约定在发生注册商标专用权被侵害时,独占使用许可合同的被许可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乙在使用A商标的过程中,发现在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运营的淘宝网上出现很多标有A商标的钓具,但价格远低于乙相同钓具的售价。

经过内部核查,乙在淘宝网上只有乙运营的官方旗舰店,未授权任何其它公司或个人通过网络渠道进行销售标有A商标的钓具;同时,有部分消费者在通过网络途径购买印有A商标的钓具后,至乙处请求鉴定钓具的真伪,经过鉴定,乙认定在淘宝网上销售的印有A商标的钓具,除乙官方旗舰店销售的钓具外,其余钓具均为侵犯A商标专用权的产品。

为保护乙对A商标的专用权,维护A商标的良好声誉,乙委托我所律师代理其进行维权诉讼。

在接受委托后,经过与委托人沟通,我所律师提出处理本案的关键问题为:1、如何确定本案的管辖权;2、如何确定本案的侵权人;3、如何取得并固定本案侵权的证据;4、如何确定本案的损害赔偿数额;5、在法院判决乙胜诉后,如何保证本案后续的可执行性。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19条关于起诉的条件的规定,在起诉前本案需要解决的问题为:1、是否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2、是否有明确的被告即侵权人。

首先,本案中乙所在地的法院是乙的首选法院,因部分购买者与乙在同一区县,因此可以认定侵权行为地包括乙所在地。

其次,因部分消费者在网络上购买的印有A商标的钓具为侵犯商标权的假冒伪劣产品,消费者向淘宝网提出,要求公开出售者信息,淘宝网向消费者公开了出售者为丙,乙亦取得了侵权人的相关信息。

再次,因本案中的侵权途径为网络,网络侵权的一个重要特征在于网页内容更新快,因此为固定网络侵权的证据,乙委托公证部门进行了网页公证,将侵权的事实予以保存。

最后,乙向乙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丙停止其侵权行为,并赔偿给乙带来的侵权损失及律师费用。在乙对丙提起诉讼后,乙向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请求人们法院依职权向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调取丙的销售记录,同时请求人民法院查封丙的支付宝账户。

【代理意见】

我们认为,本案系网络商标侵权引起的纠纷,主要争议焦点为1、乙所在地的法院对本案是否有管辖权;2、乙是否拥有涉案商标的使用权及是否有权提起诉讼;3、丙是否有侵权的行为;4、如何确定丙的侵权数额及应赔偿的金额。

一、关于乙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是否有管辖权。

本案中,乙所在地的消费者自丙处购买了标有A商标的钓具,该事实可以证明丙出售的侵权产品已经在乙所在地流通,所以乙所在地可以认定为侵权行为实施地。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因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提起的民事诉讼,由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五十二条所规定侵权行为的实施地、侵权商品的储藏地或者查封扣押地、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同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法修改决定施行后商标案件管辖和法律适用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第一审商标民事案件,由中级以上人民法院及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的基层人民法院管辖。”因此,本案中乙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为侵权行为实施地中级人民法院,按照法律规定有管辖权。

二、乙是否拥有涉案商标的使用权及是否有权提起诉讼。

(一)乙拥有涉案商标的使用权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独占使用许可,是指商标注册人在约定的期间、地域和以约定的方式,将该注册商标仅许可一个被许可人使用,商标注册人依约定不得使用该注册商标;本案中甲为商标权人,2015年12月06日,甲与乙签订商标独占使用许可合同,将A商标的使用权授予乙,因此乙拥有该涉案商标的使用权。

(二)乙是否有权提起诉讼

本案中A商标的所有权人甲与乙签订的商标使用合同为独占使用许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二款:“在发生注册商标专用权被侵害时,独占使用许可合同的被许可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此乙有权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

三、丙是否有有侵权的行为

本案中,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证明丙存在侵权行为: ? ?

1、乙通过公证方式,将丙在淘宝网出售标有A商标的证据固定,该证据可以证明丙在淘宝网销售标有A商标钓具的事实。

2、甲、乙未授权任何第三方通过网络渠道销售标有A商标的钓具,丙亦无法证明其销售商品的来源及提供合法的发票,因此丙存在销售标有A商标钓具且无法证明来源的行为。

3、通过法院调取的淘宝网丙的销售记录可以证明丙存在销售标有A商标的钓具的侵权行为。

综上,丙存在侵犯乙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四、如何确定丙的侵权数额及应赔偿的数额

本案中,通过法院调取的淘宝网丙的销售数据可以清晰的显示丙的销售数量及销售金额,结合乙的损失,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乙的起诉请求于法有据,应予以支持。

【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1、丙立即停止销售侵犯乙商标权的行为;2、丙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乙支付损害赔偿金(含律师费)。

【裁判文书】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原告乙是否为A商标的专用权人;2、被告丙是否对A商标实施了侵权行为,如实施了侵权行为应如何承担侵权责任。

1、关于原告乙是否为A商标的商标专用权人的问题。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案外人甲于2010年12月14日获得A商标专用权。在涉案商标有效期限内,原告乙于2015年12月6日作为受让人取得了涉案商标的商标专用权。因此,原告乙为A商标的商标专用权人。

2、关于被告丙是否对A商标实施了侵权行为的问题。被告丙在未经授权许可的情况下,在其经营的淘宝店铺销售印有A商标的钓具,且不能证明其所印有A商标的钓具通过合法进货渠道取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三款规定,“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属于“侵犯专用权”的行为。因此,被告丙的销售行为侵害了原告乙的商标专用权,原告乙要求被告丙停止继续侵害原告商标专用权行为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被告丙如何承担侵权责任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本院酌定被告丙向原告乙支付侵权损害赔偿金为xx元。其次,关于原告乙为制止被告丙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是多少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的具体情况,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根据原告提交的《委托代理合同》及律师代理费发票,本院认为,律师费由被告负担xx元较为合理。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判决,1、丙立即停止侵犯乙商标权的行为;2、丙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乙支付损害赔偿金xx元(含律师费)。

【案例评析】

一、本案相较于传统商标侵权案件呈现出新的特征。

本案本质上是行为人未经商标权人授权或许可,利用网络及相关技术手段,侵犯商标专用权并给权利人造成一定损失的行为。网络商标侵权是传统商标侵权在网络领域的扩张,其具备一般侵权的基本特征,但作为侵权行为的新形式,网络商标侵权具有以下不同于传统商标侵权的新特点。

1、侵权主体不易查明。相比于传统的商标侵权,网络商标侵权确定侵权主体非常不易。首先,网页特性是变动更新快,信息随时可以删除,固定证据较为困难。第二,权利人要搞清楚侵权人的真实身份十分困难。网店标明的主体身份很有可能伪造、冒用其他经营者身份。

2、管辖地不明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因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提起的民事诉讼.由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五十二条所规定侵权行为的实施地、侵权商品的储藏地或者查封扣押地、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但在传统商标侵权案件中,管辖地的确定原则规定得较为清楚明确。而对于网络商标侵权,却没有相应的规定,并且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由于互联网的虚拟性等特点,在网页中显示的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等信息难以判断侵权行为人,在权利人实际获取过程中较为困难。

3、网络侵权的隐蔽性强,取证困难,侵权数额不易确定。目前网页取证工作主要依靠人工截屏、录像软件逐页打开违法网页URL取证,效率低下且程序烦琐,而且网页的取证往往需要权利人邀请公证机关参与,才能保证证据的效力,这样就增加了权利人取证的难度;而且在网络侵犯商标权时,权利人不易取得侵权人的侵权数量等关键性的材料。

以上因素均导致权利人维权成本高、维权难度大。

二、本案诉讼阶段的主要争议焦点为如何确定侵权的赔偿数额。

本案中,如何确定侵权的赔偿数额,是权利人起诉时需要解决的问题,同时也是法官综合考虑本案情况来确定的。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规定按照如下先后顺序确定赔偿数额:1、被侵权人的实际损失;2、侵权人获得的利益;3、参考商标许可使用费确定;4、前述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在处理案件过程中,权利人向法院提出向第三方机构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调取侵权人的销售数据,用以确定本案的侵权数额及量化赔偿数额。

三、本案在执行阶段的主要问题在于如何使得判决得到有效执行。

本案中侵权人通过网络实施侵权活动,侵权人所在的地域较广,即便法院判决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后,如何申请执行也是权利人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本案中,在律师的协助下,权利人成功的将侵权人的支付宝账号进行了保全,这样就保证了两点:1、侵权人支付宝账号内的资金不能提取及支付。2、侵权人的淘宝店铺如果经营多年信誉良好的话,该淘宝店铺如果准备继续经营下去,只能选择向当事人支付赔偿数额。

【结语和建议】

网络商标侵权涵盖了商标侵权的一般特征,但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通过网络实施商标侵权又呈现出不同于传统的商标侵权的特征。在处理网络商标侵权时,要充分结合网络的特性,更全面的准确的提取证据,更好的维护自身的合法利益。同时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三款:“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建议网络服务平台也要尽到相关的责任与义务,否则得不偿失。当然,相关监管部门也要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尽快完善相应的监管方式及制度,降低网络商标侵权的发生率。


上一篇:
刑事诉讼案例——陈健
下一篇:
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案例——孙艳利
典型案例
地址:河北省廊坊市新华路116号廊坊司法局楼 电话:0316-7160938
主办单位:廊坊市律师协会 冀ICP备13001154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廊坊律师协会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